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盗法

当前位置:8828彩票登陆 > 盗法 >
盗法

切不可以其德化胜于官府

  密宗不经阿阇黎传授,不得诵咒结印,否则以盗法论,此系至极尊重之意。若有有道德之阿阇黎,固当请彼传授。若无,则自己至心诚诵,即有感应。既有感应,当不至有罪。若定有罪,未经传授念结,均当遭祸。今为一喻:如读书人按书所说而行,即为圣贤之徒。而以身率物,令一切人皆敦伦尽分,闲邪存诚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即是不据位而教民,亦能移风易俗,补政治之缺歉,则无有能议其非者。若自以为我之所行,超过地方官之所行,即发号施令,以实行其勤政爱民之道,则迹近反叛,必致国家以刑罚加之矣。祈详思之,自无疑误。当此人民困苦艰难,一无恃怙之时,不仗佛菩萨经咒之力,其能安宁者鲜矣。若死执未经传授,念咒结印,皆犯盗法之罪,然则未经传授之人民与孤魂,均当不蒙其法益。彼既能蒙其法益,此必不致因依法修持而遭祸。若以此推之,固两相成而不悖也。

  3、如果按照有些人对盗法错误的理解,没有受三昧耶戒的人就不能念蒙山施食,那么就不光蒙山施食不能念,即便是一切咒都不能念啊,因为没有经过阿阇黎传授啊。但实际上,从古至今,普通人并没有经过阿阇黎传授,只要至诚念诵大悲咒,有感应的事例非常多啊。而且还有些儒者不信佛,他从碑帖当中知道心经,遇到疟病的时候,赶紧念心经,然后疟鬼就退却了。如果按照你所说的这种情况是盗法,那就应当受到大祸,那么疟鬼应当更加猖狂才对。

  4、给你打个比方你就明白了。如果有位道德高尚的君子,以身作则,正己化人,整个地方的人,都乐意听他的指挥,都愿意安分守己。这个人通过自己的行为作表率,比政府发布的法令更有效。你说这位君子能不能这样去引导众生安分守己呢?当然可以。他虽然没有当官,却能教化民众,能够移风易俗,作为政府治理的有益补充,有谁能够非议他呢?但是千万不能做僭冒的事情,认为自己的德化胜过政府,于是就仿效政府发号施令,那就变成反叛了。如果你发心不正,变成反叛篡位,那就会遭到国法的惩治。

  5、所以说,对于佛法中的咒语,自己依教修持就自己受益,如果你自己生出傲慢心,僭冒妄充阿阇黎,那就有罪了。明白这个道理,那就不至于乏人传授导致断灭密宗,也不至于僭冒妄充以凡滥圣破坏密宗。

  7、大家仔细思惟这个道理,自然就没有疑惑误解了。如果真正明白了,那么印光大师的比喻就更加明白了。

  佛法圆通无碍,密宗固有不经阿阇黎传授者,则为盗法,此乃极其尊法之意,非令永断密宗之谓。若依汝说,未受三昧耶戒,不可念蒙山施食。何但蒙山施食,即一切咒皆不可念,以未经阿阇黎传授故。然自古至今,普通人念大悲,准提各咒,有感应者甚多。乃至儒者由碑帖而知有心经,病疟而力疾念之,疟鬼即退。若如汝说,当疟鬼更为得势矣。今为汝说一喻,譬如盛德君子,以身率物,一乡之人,听其指挥,悉皆安分守己。其人之以身率物,胜于官府之发号施令。切不可以其德化胜于官府,即效官府发号施令,则人皆以为反叛矣。但自修持则有益,若自僭冒则有罪。如此,则不至断灭密宗,亦不至破坏密宗矣。今人多多是以凡夫情见说佛法,故致遍地皆成荆棘,无处可下足行走矣。僭冒者,谓妄充阿阇黎也。作法何碍,画梵字作观,均可照仪轨,但不可自命为已得灌顶之阿阇黎耳。彼能知此义,则光之喻更为明了矣。今人学佛,皆是瞎用心,弄成法法互碍,一法不成了,可叹之至。《复崔德振居士书五(民国二十一年)》

  2、虽然在密宗当中,有一些规定,说如果没有经过阿阇黎传授的话,你就是盗法。这个其实是教人生出恭敬心,教人极其尊崇佛法,并不是希望用这个严格的规定让密宗永远断绝。

  6、只要你自己知道自己的地位,不要去僭冒妄充自己是已经得到灌顶的阿阇黎,那么你持咒做法,参照仪轨画梵字作观想,这些都可以。

  10、简单总结,对于佛祖来说,让一切众生广学佛法,早日了脱生死,这才与佛祖普度众生的出世本怀相契合;而密宗当中盗法的提法是针对部分根机的众生,希望他们生出至诚恭敬心,这样更容易从密宗当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01 16:03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otoxemoi.com/daofa/420.html